转身便是风景

转身便是风景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在那个很陈旧的年代里,一位诗人写过这样一首诗,用激情演绎出人间烟火的绚烂,如此的心情造就了一个传奇你是人间四月天,笑点亮了四面风。于是,那曾经的偶然化作天空里的一片云,那是仍然,是坚定的情怀,诠释着圣洁和崇高如果情怀注定是伤感、寂寞、孤单,那么天空一定会下雨。泥泞、坎坷、束缚,背负着蜗牛一样的嫩壳也会画上了深浅,如此变坏的心情在没有雨的日子里更加疯狂东风愁刹了眼...

我从你的世界里路过

我从你的世界里路过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。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,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,温暖而不炙热,覆盖我所有肌肤。由起点到夜晚,由山野到书房,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。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,贯彻未来,数遍生命的公路牌。所有的思绪、漫天的话语如同素笺上缓缓攀爬上的黄韵,彰显着路过的情节。沏一壶艳茶,捧一缕书香,描一幅心影,不为渲染心事,唯愿你记得我曾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。 感谢佳...

花酒月茶迹清欢

花酒月茶迹清欢 微雨青尘,惊醒了江南氤氲的湿润往事流光飞魄,只留住今生一份闲淡光阴。携来花酒月茶,做那繁花陌上缓缓而归的人,做这繁芜红尘中檐下轻烟细柳,掸落一身世事尘埃,走在朝圣的路上,才知散淡人生,有味是清欢那一朵,背影清寒如月;那一朵,素衣清蕊长醉。在寂寞尘世,梨花不妖媚,不流俗,亦不世故。它只在光阴岑寂之处施着轻妆,在寒山幽谷,或是烟村柳舍从容地凝视着匆匆过客,平和静美,不惊不扰它开在你必...

我站在秋天的门前

我站在秋天的门前 秋风来了,我恍惚的不知是何季节,;记的有个夏天,我站在六月的炎热中,风吹的我冷。我总是以为冷热是区分季节最好的办法,就像今天,总是以为那个盛夏还没离我远去一样我的发鬓总是怀念留霜的日子,还有双手放在裤子的口袋中,然后迎着啸啸的北风,吹着不着边际的口哨,那是无忧少年时吧,总是无理取闹地站在月光下的树林边等待晚自学后的女生,恶作剧的演出总是换来无良少年的浪声笑语,其实仅是无知而以,...

相逢相失两若梦

相逢相失两若梦 开始胜过春花之绚烂,结局死于夏花之凄凉。从此,再深沉的血泪,再换不回当初的倩影翩跹,笑语盈盈。尘世风烟,。 题记 小楼上,清寒轻渺。四面帘垂,悄寂无声,只凝成一道依着阑干的风景。晚了,夜了,但却又在不觉间惺忪醒来。这样的夜里,如何能让人不起来去点一盏思念的灯? 在明灭的烛光中,或许又想起了那个春天的晨雾与梧桐。只是再次游离时,那个恍若在梦里的你,还会回到我身边吗? 就在转...

花开花无意

花开花无意 总是在微风细雨里,品味玉兰的清净无瑕。总是在春暖花开里,感受大海的深沉博大。总是在咫尺天涯里,聆听一曲心中的童话。总是在雨的遐思里,开出一朵圣洁的莲花花儿是心中至美的想象,它有着怎样的智慧,有着怎样的情怀,能把三月的等待,能把四月的期盼,能把五月的寂寞,能把六月的雨荷描绘得如诗如画!你的笔下,是安徒生童话,你的思絮,是贝多芬乐曲。咫尺天涯,黄昏绝色,蕴藏着多少牵挂。菩提树下,玉兰花开...

开在春天的骨子上

开在春天的骨子上 春天里,什么也不想做,只想把这颗心,沉了下去,静静的,直到空无一物。然后在静夜里,从心底抽出芽,开出花来,骨子里,肌肤上,眼角眉梢,心底身上,都是满满的桃花、杏花。或许,你就是那最艳寂的桃花,古巷子里儿童叫卖的杏花,慵懒地歪着,斜着,只等那有缘人,轻轻把你握在手心,放在鼻尖轻嗅。睁眼,是花;闭眼,也是花。这是一个粉红色的梦,仿佛春闺,仿佛唐宋词,招惹了春情,糜烂了书简。看得真切...

寂寞的老树

寂寞的老树 春天里,鸟儿们开始舒展他们嘹亮的歌喉,唱起春天的赞歌。花儿们在争先恐后的绽放出灿烂的笑容。在冬天里,几乎绝迹的小虫子们也开始蠢蠢欲动,不愿错过分享春天美味的一份羹这时,在空旷的原野上,却矗立着一棵。他佝偻着身躯,好像一位老态钟龙的老人,他粗粗的树干早已不见,也许是那些“刽子手”的懒惰,在锯掉他的树干后不愿再花更多的力气把他弄死;也许是“刽子手”的怜悯不忍心置他于死地;或是因为他们的粗...

秋意阑珊

秋意阑珊 经常站在岁月的路口,看窗口的朦胧灯火,品味着几行漂浮的诗句;经常站在往昔的葡萄架下,痴痴的想,默念着你的名字。任秋露迷离我的双眼,任繁星晕染万家灯火携一缕秋风,我会许你一世的温暖。莫言人生是一场宿命,莫言爱情是一次旅行很想你,那就轻轻启程,将自己投放在寂寥的路上,独自,去远行。无关乎终点,只要,我行走在寻你的路上。也许,风尘落地,也许漠然转身,你就会在某一个路口,冲我微笑。握住我的手,...

雨落古城

雨落古城 想不出,蔡锷将军的红颜知己小凤仙,当年是怎样禹禹独行,踅进沈阳的某条萧索的街道的。蔡锷将军拔剑南天起,屡屡化做唤醒国人的旗帜,而蔡锷将军的潸然长逝只能让亘古传奇缭绕成一缕长风。上个世纪初的沈阳城,街道冷清,寒风凛冽,偶尔有人力车踏过,“嗒嗒嗒”地在石板路上颠簸着,就那么一个清奇的女子,静悄悄地走进某个院门,不再回头灵魂已随将军而去,徒留婉约的寂寥身影——这里不是烟雨蒙蒙的江南水乡,亦不...
搜索
标签列表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-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.站点地图 | 百度地图 | XML